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陨圣记 第三十九章 通天弟子无当圣母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6:00

陨圣记 第三十九章 通天弟子无当圣母

截教门徒众多,但大多良莠不齐。有谦谦君子和善之士,也有恶贯满盈的凶狠人。故而截教亦正亦邪。

正邪纷争又有谁能够説得清楚,历史往往是胜利者书写给后人看的。

金鳌洞的师徒三人不説一身正气,修身养性自然形成的一股真气在心中永不磨灭。这股真气便是人间的刚直之气。

桃树老人看着身受重伤的一眉道人笑呵呵地问道:“我看你身受重伤如何抵御我强大的实力?”

他师徒三人伤势严重,尤其以一眉道人更加厉害,祖龙的神魂自有罡气护体,到了祖龙这等混沌神兽的境界自然是威力无穷,别説是一眉道人便是太乙金仙也无从下手。

一眉道人僵直这受伤的身体由两个弟子搀扶起来与桃树老人遥遥对应,看着慈眉善目的老人毫无杀机可言。门下的两个弟子赵玄天和王思泉心中不断嘀咕。若是凶恶之人必有一股邪气附身。这人头dǐng瑞云,一股飘然的神仙气机。

赵玄天对着一眉道人低声地道:“师傅,我看眼前的老者不像是坏人?”

“师傅若他是闯岛之人为何要助我等将大阵关闭?”王思泉附和道。

“这。。。”一眉道人顿时语塞。

桃树老人笑吟吟地道“我就是你们嘴中的闯岛之人。”

“呔,你这山野村夫也敢调戏我截教。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眉道人一跃而起准备随时赴死。

桃树老人连连摆手道:“你先别动手,通天何在?”

一眉道人怒目圆睁地道:“教主的名讳岂是你可随意呼唤,今日你擅闯蓬莱仙岛,杀害我师叔祖,直唤我截教教主名讳对我教大不敬。便是拼了我这残躯也要将你杀与阵前,为师门洗刷屈辱。”

拖着重伤的一眉道人欲纵身暴起,却被老人轻轻一指道:“定。”一眉道人便安安稳稳的被定在原定。

“定身法?!”被定住后一眉道人先是惊讶,而后是无比的愤怒。心想自己身为截教四代弟子中最为出色的门人,号称四代弟子第一人。居然被不入门的三等法术定住了身躯。这给了他莫大的屈辱。

“师傅!”两位徒弟心中大急,平日説话都斯条慢理的师徒,到今日怎会如此猴急,道心已经被环境给败坏的一无是处。

“师傅,您先消消气。容弟子问明白才好做打算。”赵玄天见师傅道心坏损劝阻道:“如搜若是穷凶恶极恶恶徒此时已经早已暴起,何苦与我们三人周旋。我再问问他的来意再作打算。”

三人在这嘀咕xiǎo半天,桃树老人也不介意的静静等候。

赵玄天走上前去对着老人深鞠一躬道:“上仙有礼了,我乃是截教门下五代弟子赵玄天,不知您老今日探访我碧游宫所为何事?”

桃树老人见他温文有礼,谈吐举止温文尔雅心中暗想道:“这截教就算没落了但风骨依旧呀。”

老人微微一笑道:“故人来访,为知今日何人主持宫中事物?你们四五代弟子不知我的来历也无妨。今日宫外闹出这等大动静。碧游宫内未有一人出来查探虚实。难道宫中的人不在?”

方才祖龙神魂出现引动天地气机,万里生生之气尽数被它吸干。反倒是碧游宫内十分寂静。也不见一个二代三代弟子出来探查情况。

赵玄天尴尬地道:“我等五代弟子是无权进入碧游宫内,宫中情况我也不大清楚。到时上仙您是如何入得岛内?”

截教内教规甚严,非二代三代弟子不得入碧游宫,修为不达散仙境界不得入宫,这一眉道人已是散仙之流故而可以出入碧游宫,而手下的两位弟子则是师傅有心栽培让他二人在宫外大阵内游历一番也好增长学时。却想不到今日他二人竟然胆大包天轻易启动阵法。

好在阵法几时被桃树老人所阻止才未酿成大祸

陨圣记  第三十九章 通天弟子无当圣母

。若説阻止大阵是桃树老人的无意为之,而赵玄天和王思泉两位五代截教弟子则是率性而为。

桃树老人微微笑道:“我来仙岛一则是度化有缘人引渡成神,二则是要面见天道圣人通天教主有事相求。”

老人所説的引渡成神便是引渡老龟成就其神位,老龟修行无数载自身背负天运劳苦功高。见通天教主则是为了水生一事。两件事都事关天道运数,一眉道人尚且不知道,更何况是两个五代弟子。

老人话音刚落,天空中仙乐渺渺,无数瑞气蹭蹭暴涨,庆云紫霞纷纷显于空中,金花乱坠,无数真仙、金仙纷纷显立云端,各色人等不足而一。万道金光冲破云霄,彩云蕊蕊,骄阳失辉。两条车龙拉着五色香车缓缓行来,从车内下来一位头带五色紫金冠,身穿一件大红白鹤飞舞袍,腰系一道冰晶水玉腰带,面似皎月。身形凹凸有致朱唇轻启道:“敢问下方可是那烂桃山主?”

老人含笑diǎn头。

金仙立即降下云头,赶忙走上前去对着老人稽首道:“晚辈无当拜见前辈。师傅説今日妖龙作孽,兼之故人来访令弟子前来接驾。若是怠慢之处还望海涵。稍时师傅将回山。”

老人微微笑道:“你便是通天亲传弟子中的无当?封神一战截教多少金仙陨落,强如三仙岛三姐妹,天皇年间得道的赵公明也一一入了封神榜。”

无当圣母颔首致意道:“天数已定,便是师傅他老人家也无法改变。我等修行尚浅怎敢肆意妄为。”

三教签押封神榜,榜上绝大多数都是截教门下弟子。截教此役中元气大伤,留下唯一的血脉便是这无当圣母。

桃树老人diǎn头问道:“通天不在家?”

无当圣母歉意地道:“师傅在三十三重天上与其他二位掌教将混元道果。因碧游宫前的万仙大阵惊扰了天地故而师傅先遣我回来镇压孽龙。师傅的话稍后就回。还请前辈到宫内一叙。”无当圣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老人也不客气大摇大摆的走入宫内,熟门熟路也不需要人引路。

无当圣母转过身去看着一眉道人三人道:“一眉你纵容弟子轻启大阵惊扰三界。念你显我截教铮铮铁骨不屈于孽龙淫威之下,又取回至宝洛书。我罚你面壁五百年你可服从?”无当圣母解开一眉道人的定身术。

一眉道人立即跪拜道:“多谢圣母法外开恩。”

赵玄天和王思泉立即上前道:“师傅受罚,当弟子的当然责无旁贷,我二人愿意为师傅承担惩罚。”

无当diǎndiǎn头道:“知恩图报,一眉你算是收了几个好徒弟,既然如此你三人便去紫芝崖上思过三百年。我这里有仙丹三颗与你们服下。莫要留下病根坏了根基影响了道果。”

三人大喜过望,尤其是一眉道人心中狂喜,这那里是惩罚,明明就是奖赏。紫芝崖是当年通天教主传道授业的场所。历经万载崖上自有无数功法供门人学习。还有先贤留下的虚像演示无边道法。三人服下无当圣母给的丹药霎时间便身轻如燕。一身的伤痕消失不见。

“去吧,莫要辜负了我对你师徒三人的期望。”无当圣母接过一眉道人送过来的龟壳道。

一眉道人跪谢道:“弟子谨记法旨。当潜心修行他日不坠截教威名。”説完带着两两个徒弟由碧游宫内弟子带往紫芝崖去了。

无当这才带着门内弟子缓步回宫。

碧游宫内金碧辉煌,又是通天教主的修行之地自带一股无上威压,又经天道圣人的气机滋润不知道多少岁月。隐隐给人一种压迫感。这是自人心对上天的敬畏之心,由内心而散发出来。好似天经地义般令人无法拒绝。

宫内的侍从端来上好的香茗,桃树老人静静地坐在大殿上宾位置等候截教教主。处理完教内的事物无当圣母缓动金莲来到大殿之上,端坐在教主大位旁边的一张凳子上仪态端庄地道:“师尊早已不问世事,晚辈不才承蒙师尊错爱委以重任执掌截教。不知仙人来我敝岛所为何事呢?”

自那封神一战后,鸿钧老祖令门下三位徒弟服下陨圣丹后,勒令三人不得在生怨气,互相攻伐否则体内丹药立即发作,便是天道圣人证的了那混元道果也将身死道消。故而三位掌教教主纷纷避让红尘不问世事。

人、阐、截三教各自休养生息,西方教派在封神一战中获益良多,见三教疲敝,将西方教演化中土神州化为释教,阐教十二金仙因被九曲黄河阵消掉dǐng上三花,平去心中五气。散了一生的修为。那在封神一战中受益良多的燃灯道人带着阐教门下的惧留孙、文殊、普贤、慈航四位金仙竞投西方教。而燃灯更是成为佛门中过去七佛,被封为燃灯上古佛。

眼见着门徒凋零,三位掌教真人也只得忍气吞声。关了洞府不问世事。

桃树老人笑了笑道:“你有多少道行我自然知晓,你大师兄多宝道人被太上道祖diǎn化后化胡为佛演神州为xiǎo乘佛法。那西方教在西方自称是大乘佛法,自五百年前玄奘西天取经后大成佛法在中土大兴。那金灵圣母封神榜上有正名,被封为坎宫斗母执掌金阙,坐镇斗府,居周天星宿之首,率四万百千群星恶煞。可怜那龟灵圣母虽躲过了封神,却难逃死劫。至今还生死轮回。你虽福缘深厚却是难当重任,我想不通通天教主为何会将你留下。”

通天教主手下四位亲传弟子修行根基深厚各自修为比那十二金仙更加高深,只可惜身犯杀戒只有金灵圣母封神榜上有正名。

大殿上有十余名二代弟子坐落四周当做陪客,一则是见见这位三界传闻的巨头,二则也是显得截教隆重对待。

本就十分的安静大殿,等到桃树老人话音落下后,十余名二代弟子都是经过封神一战的老人了,当着众人的面接截教的短,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这是裸的挑衅。

仙人讲究养气的功夫,往往心静如水古井波澜。有些定力高深些的则是气息粗重。稍弱些的已经是杀气外露。

无当圣母微微一笑道:“诸位勿坏了道心,师傅曾言桃树老祖乃是个得道的高人。为人古道热肠。老祖觉得我如何能够当得起这截教的重任?”

这一句反问倒是将众位截教门人给问住了。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评价如何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网友评价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的全部评价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的网友评价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怎么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