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大夏王侯第七百七十五章风雨前夕1

发布时间:2020-01-22 19:19:11

大夏王侯 第七百七十五章 风雨前夕

李家村,昏迷一日后,音儿醒来,晃了晃有些昏沉的小脑袋,待看到尽在咫尺的小男孩,顿时吓了一跳。

娘亲,那位姐姐醒了

小男孩见状,稚嫩的小脸上露出喜色,小跑出内屋,朝着外面喊道。

不多时,妇人跟着小男孩走进屋子,看到床上坐起的少女,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道,醒了

这里是哪里?

音儿迷惑了看了看窗外,道。

李家村

妇人轻声道,你们昏倒在了村头,我和孩子他爹就把你们带回来了

音儿看向身边依旧还在沉睡的红衣身影,漂亮的大眼睛中闪过一抹悲伤,片刻后,深藏心底,看着妇人,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道,谢谢您

不用那么客气,对了,昏迷那么久,你肯定饿了,我去给你拿些吃的

说完,妇人走出内屋,到另一边屋子的灶台上盛了一些清粥端了过来,小心递给了眼前刚从昏迷中醒来的少女。

音儿接过清粥,小口尝了一口,旋即开心一笑,道,好吃

好吃就多吃些,锅里面还有很多妇人温声细语道。

音儿点了点头,轻声应下。

姐姐,你旁边的人是谁啊,他得了什么病?小男孩看了一旁还在昏迷的红衣年轻人,不解道。

音儿闻言,手一顿,情绪不高道,他是我师父,受了一些伤,所以暂时还无法醒来

那姐姐的师父受的伤真的很严重,村里的李大夫说过,他的脉象很奇怪,不像是一个正常人该有脉象小男孩脸上很是担心道。

音儿收敛情绪,轻轻笑了笑,道,没事,再过不久师父的伤就能好了,到时候,他也就能够醒来

小男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应道。

音儿喝完粥,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腿脚,旋即走下床,朝着外屋走去。

外屋,作为一家之主的汉子并不在家,正午时便拿着打好农具为村中的乡亲们送去,外屋中只有妇人在忙,清扫炉子旁洒落的灰尘。

我来帮忙吧

音儿上前,接过扫帚,只是扫了几下,便弄了满脸的灰尘。

妇人见状,轻轻一笑,道,还是我来吧,一看小姑娘你在家里就没有做过这些

音儿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小鼻子,以前都是娘亲和师父照顾她,她对这些确实不怎么擅长。

刚才听到,那个年轻人是你的师父,他身上的伤可能不怎么容易治,村中的李大夫在附近已是最好的大夫,他都没有办法,你可能要到那些大地方找更好的大夫才行了妇人轻声道。

音儿点头,也没有多做解释,普通人有普通人的生活,她不想打扰他们。

你身体才刚好,不要长时间在外面走动,回屋歇着吧

妇人看到小丫头一直站在旁边,劝道。

我已经没事了,对了,不知该怎么称呼您音儿道。

叫我李婶就行,这是李家村,村中大部分人都姓李,孩子他爹送完乡亲们的农具就会回来,到时候让你李叔给你杀一只老母鸡补补身子妇人温和道。

多谢李婶音儿甜甜笑道。

没过多久,中年汉子送农具回来,看到屋中站着的小姑娘,先是一愣,旋即露出憨厚的笑容,道,小姑娘,你醒了

我叫音儿小女孩笑道。

孩子他爹,去杀一只老母鸡给这孩子补补身子吧妇人目光看向汉子,道。

嗯,我这就去

汉子应了一声,旋即放下手中未能全部送去的农具,朝着院子中的鸡笼走去。

我去看看

音儿说了一句,好奇地一起跟了上去。

然而,没过多久,小丫头便是小脸煞白了走了回来,显然对于杀鸡的场面很不适应。

妇人见状,笑了笑,这小姑娘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双手一点油烟都没有沾过。

做晚饭时,音儿在一旁看着,问问这,问问那,并不认生,妇人也温声细语地一一讲解,没有任何不耐烦。

一旁,小男孩眼巴巴地看着锅中炖的老母鸡,稚嫩的小脸上尽是渴望。

小圆,柴火不够了,再去劈些拆吧

看着灶台前的木柴已不多,妇人看向一旁的小男孩,道。

小男孩乖巧地应了一声,旋即擦掉嘴角的口水,跑出屋子去。

我去帮忙

音儿娇声说了一句,也跟着跑了出去。

孩子他娘,这是农具钱,有几家乡亲现在实在给不上,就先欠着吧汉子进屋,将一些铜钱拿出,道。

妇人轻轻一叹,道,都不容易,能帮就帮吧,今年这么大的雪,估计明年又不能有一个好收成,老天爷为何总是不让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好好过日子

屋外,小男孩拿着柴刀劈柴,尚不满十岁的小孩子没有多少力气,尤其现在还是冬天,木柴都被冻得很结实,所以,小男孩劈的很费劲,一根木柴要劈好几下才能劈开。

我来试试音儿看到,自告奋勇道。

小男孩不太信任地讲柴刀递了过去,稚声提醒道,木柴很硬的,小心一些

音儿接过柴刀,应了一声,走到前面,拿过一根木柴放在地上,然后,一刀劈了上去。

砰地一声,木柴四分五裂,飞的满院都是,音儿和一旁的小男孩都吓了一跳,互相看了看,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屋中,妇人和汉子听到响声,赶忙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待看到小丫头手中的柴刀和院中散落的木柴后,不禁无奈一笑,这姑娘好大的力气。

音儿丢下柴刀,赶紧将散落院中的木柴捡回来,不好意思一笑,解释道,刚才不习惯

小心一点,不要伤着自己

妇人叮嘱了一句,旋即回屋继续煮饭。

也不知道这小姑娘从哪里来的,怎么一个人就敢在冰天雪地中乱跑,而且现在世道这么乱,若是遇到坏人可怎么办,我刚才听说,这孩子出来是为了给他师父出来求医,你看看她的额头,留那么多血,一路上肯定没有少求人灶台前,妇人一遍煮饭,一边有些心疼道。

这个小姑娘很可能不是一般人,刚才去村子送农具时,又碰到了李大夫,他说,这个小姑娘背来的年轻人很可能和我们皇朝的那些供奉一样,是什么大修行者汉子说道。

妇人一楞,旋即不太相信,道,不可能吧,那个年轻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多岁,传说中,那些供奉不都是一些仙风道骨老神仙吗?

我也不知道

汉子摇了摇头,道,不过,李大夫年轻时曾经在皇城呆过,见多识广,他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

这么说,那个小姑娘就是大修行者的弟子了?怪不得那么大的力气,但是,除了力气大些,也看不出这孩子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啊,那些修行者,不都是十分不容易相处吗?妇人不解道。

也许是我们救了她,或者这小姑娘本来就心地善良吧汉子应道。

两人说话间,外面,音儿和小男孩抱着木柴走了进来,旋即将木柴放到灶台前,一身的雪花,飘的到处都是。

妇人见状,从一旁拿过麻布,给两人都掸了掸身上的雪,目光看向汉子,无奈笑了笑,这样的小丫头,哪像什么修行者。

屋子外,天色渐黑,已看不清屋外景象,屋子内,炖的老母鸡香气四溢,馋的音儿和小男孩眼睛都挪不开。

要不去把李大夫也请来吧,这些年来,李大夫没有少帮大家的忙妇人看着汉子,问道。

汉子点了点头,看向一旁小男孩,道,小圆,你去叫吧

小男孩点了点头,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跑了出去。

音儿,你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妇人看向灶台旁边的小丫头,道。

音儿听过,走到外屋洗了洗手,回来帮忙端饭菜。

饭菜很丰盛,普通百家姓的一年也吃不上几次肉,一般都是在逢年过节时才能吃到,这一次,也是因为有音儿这个客人在,才破例杀了一只养了多年的老母鸡。

屋外,风雪中,小男孩回来,拉着青袍的老者一同进屋来,衣衫上沾了不少雪。

老者掸过身上的雪,看着屋中的妇人和汉子,开口道,这么晚了还过来,真是打扰了

李大夫太客气了,过来烤烤火,先暖暖身子吧汉子开口道。

老者点了点头,走到火炉前,烤了烤有些冻僵的手,苍老的目光看向一旁端着饭菜出来的小丫头,道,哦?这么快就醒了

多谢李大夫相救之恩音儿甜甜一笑,道。

不用,我也没有做什么

老者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道,小姑娘,那个年轻人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师父音儿诚实道。

老者闻言,眸子闪过一抹异色,果然,这个小女孩也不是一般人。

内屋,床榻上,昏迷的红衣依旧一动也不动,三十年来,第一次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地点
延安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银川癫痫病治疗怎么样
太原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