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舟游诸天第两百五十八章连战两场

发布时间:2020-01-22 19:21:28

舟游诸天 第两百五十八章 连战两场

神光璀璨,龙吟阵阵,森森然的劲气冲霄而起,整个人仿若一口破天神剑,矗立在黑暗之中。

一剑划出,虚空隐隐都在发颤。炫目的剑光无比凝练,似一条黄色的长河,突兀地出现,其中蕴含着无尽的锋芒和无所不破的剑意。。只听得嗤的一声,碧绿的玉棍交织而成的密致大就和这一条长河般的剑光狠狠地交织在一起,相互消磨,发出令人惊叹的气流撕裂之声。

隆隆的轰鸣声在这黑夜中显得无比沉闷。而在虚空之中,庞大的无形真力惨烈交锋,像是一个刹那,又仿佛过了千万年,元皓和徐岩康二人身形一震,总算分了开来。

元皓面色平静,手中铜棍斜斜地指向大地,一副从容适意的模样。

而徐岩康在蹭蹭退后了数步之后,一手持棍,一手垂腰,静静站立,漠然不语。这一刻,他面色惨白,胸口起伏不定,似乎在平息自己身体中翻腾不已的气血。过了片刻,他才开口:“好……好强,这一阵我还是输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看来我们都是小看了你……”

“小看?”元皓微微一愣,旋即明白徐岩康话语之下的意思,却是摇了摇头,无奈的嘀咕起来:“看我一直缩在两位美女高手的后面就以为我这个人很怂么?这真是……”他对此也无法说些什么,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既有几分矜持,又有几分不满。不过,他表现的并不明显,在忽明忽暗的火把之下,倒也没有更多人看清他的脸色。

现在大家关注的都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随着徐岩康的败落,五场战斗中元皓一方已经赢了两场,只要他再赢一场,那这一次的赌斗,自己这边就输定了。

这可不行!

无双城决不能输。

独孤鸣想着,眼睛微微眯起,其中一道厉芒闪过。他是有些纨绔,喜好华服,美色,但他终究明白自己的这些喜好,其实都是得依靠无双城的强大才能获得。因此在无双城的利益和自身的需求面前,他选择的无双城的利益。

眼见情况有些不妙,独孤鸣的脸色顿时阴沉起来。他转头看了看一边的释武尊。

“释护法,这人的武功如何?你能拿得下么?”独孤鸣小声的问道。

“这人武功不弱,真气浑厚……只是就他方才的攻击手段来看,他的攻击手段却是不多……对付一般人或许可以,但是用来对付你我,那就……”释武尊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就是说,他若与你对决……你完全能够拿下他咯?”独孤鸣听了释武尊的话,还没有想到其中的深意,只是敏锐的把握住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

“拿下他没问题。只是……”释武尊瞄了一眼独孤鸣:“不过我希望你可以上去试一试?这人会是少主你的好对手。”

“什么?让我去?”独孤鸣闻言一惊,却是瞬间明白了释武尊建议中的含义。当下他微笑起来,“好,就让我看看这个小子究竟有什么本事吧!”

说着独孤鸣扬起了头,面色上的桀骜越发的浓烈起来。自小他便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只是这些年年纪渐长,花花肠子有了一些,读了点书,人也变得“和气”一些——当然,这都是他自己认为。

事实上在外人的眼中,他们只觉得独孤鸣堕落了,却是没有最初那么精进勇猛了。

这是一种懈怠,所以释武尊才这么说。

他要以此激起独孤鸣的狂傲。因为他知道独孤鸣的懈怠是因为他在无双城中已经没有与他旗鼓相当的对手。和同龄人相比他的武功以算得上是不错,再加上他身为无双城少主的身份,却是没有多少人敢与他动手。

这样的结果,让他自视甚高,平素却也是更多的开始考虑权谋机变。

这可不行!

一个武者如果更多开始考虑武功以外的东西,那他的武功想要继续进步就很难了。

释武尊自然不愿意自己的少主这样。

于是,便有了这么一出。

无双城这边已经决定了下来,那下一步就看元皓那边要怎么处理了。

毕竟依照江湖规矩,这一轮该由元皓那边派人。

“他会派谁呢?”释武尊定了定心神,心中的念头流动,迅速做得出了元皓那边最大的可能性:“有可能……就是元皓自己。”

这也是能够理解的。

毕竟,方才那个名叫师妃暄的女剑客已经在和自己对决中受了轻伤,急切间已然不能再次动武。而那个叫傅君绰的女子虽然厉害,可也就是先天化境的水准,与自己这边相比无疑还是差了许多。若是再由傅君绰出手,那自己这边无论如何由谁出战,都是赢定了。

所以……

对面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几乎是已经肯定的事情——只要元皓想进一步扩大自己的优势,那他便必然还要再战。

事实上,事情的发展也正如释武尊自己所猜测的那般。

尽管徐岩康已经退回本阵,可元皓还在战圈里待着。看着他肃穆而立的笔挺身姿,释武尊轻轻的点了点头,却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果然……他还是想自己上场啊!”释武尊想着,朝身边的独孤鸣点了点头。

当下,独孤鸣纵身而出,脚步在地上灵快的飞点,整个人却是在明晦不定的火光之下,带起一道淡淡残影扑向元皓。

“你就是我的对手了?”元皓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在独孤鸣靠近自己的时候平静的开口说道。

“是不是,还得再看看!”独孤鸣在离元皓不到六尺的地方站定,微微的眯起眼睛盯着元皓,“虽然我到了你面前可你究竟能不能做我的对手,我还得再验证一下。若你太差,我可要换人的。”独孤鸣说得很霸道,也说得理所当然。

“你想怎么验证?”对于独孤鸣如此任性的霸道,元皓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依旧从容应对。

“很简单,就由我踢出一腿,你必须说出究竟踢出哪一条腿……如果你这也说不出的话,那你就给我的滚一边待着吧。”独孤鸣语气平淡,可脸上的高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掉。

他对自己的腿很有信心。

“是吗?”元皓轻轻的抬起眉头,淡淡的问了一句。

“正是!”独孤鸣点头,话语清淡,却说得十分坚决。

“既然这样……”元皓的眼睛微微眯起,定了定心神:“那就请吧!”

“好!”独孤鸣道了一声,嘴角微微向上一翘,一脸骄横,蓦地,腿影一动!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阵恍惚,似乎独孤鸣已然出招,又好像他什么也没有做似的。

“如何?”独孤鸣开口问道。

随着他这一声问话出口,众人才确定他真的是动了。

只是他究竟动了什么?

这里的人十个倒是有九个不明所以,只有真正的高手才在瞬息之间凭借着自己的眼里看清了独孤鸣的举动。

听着独孤鸣的问话,元皓淡淡的笑了笑,眼睛轻轻的一闭,似乎在品味着什么似的,脸上满是陶醉。

他沉吟了一会,在独孤鸣脸上的讥诮越来越明显的时候缓缓的开了口:“心动意至,气随念行!你的腿是跟随着的心,你的心动了,你的腿也动了。方才,你先踢出四记右腿,再踢出五记左腿,一下子踢出九腿。”

“是么?”听元皓如数家珍的将自己方才所出腿的先后顺序和多寡都说了个透彻,原本一脸倨傲的独孤鸣便明白元皓是真的看破了自己的出招。

被人看破的感觉真的很差劲,独孤鸣的脸自然冷了下来。

只是他也明白,元皓已经用他眼里证明他有实力与自己交手。

既然对方能够与自己抗衡,那自己就必须全力以赴才行。

独孤鸣当下更不说话,身形骤然窜出抢先机,狠狠踢出了他的第一腿——降龙神腿之“见龙在田”!

降龙神腿,本是无双城始祖当年自易经卦象中领悟并和以丐帮绝学降龙十八掌所创,每招均蕴含天地阳刚之气,霸道无匹,其威力比丐帮的降龙十八掌还要凌厉许多。

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

这一招“见龙在田”不单快,而且狠!

但见,一道黄色气如蛇似蟒,带着阵阵龙吟之声,像沙泥倾石一般轰出,刮出了一阵灼热的气浪,让刚刚还有些幽静的山林霎那间变得热闹起来。

只是这样的热闹不见得会令人欢喜,反而潜藏了一份深沉的杀机。

独孤鸣动手,可没有丝毫的留情。他一出腿便全力以赴,若元皓挡不住,便只有去死了。

铁索横江!

眼见独孤鸣攻势如此汹汹,元皓眼底一丝凝重闪过,手中铜棍一挥,在身形骤退的同时,一道道暗黄色的光幕随之垂下。

大江滔滔,无穷无尽,奔流不息,荷载万物,唯有铁索横江,方能阻其运势,令其无法承载。

这便是铁索横江的真意。

作为同样寓手藏攻的一招,铁索横江不求如封似闭,将所有的攻势都拦在防御圈之外,却也能截断其中最为危险的存在无法威胁到自己。

这就是所谓的重点防御和全面防御的区别了。

呼啸的黄色劲气狠狠的撞击在铜色光幕之上,接连突破了好几层单薄的光幕,可最终还是在更多的光幕防御之下被消散于无形。

铁索横江,身随意动,沉沉阻截,终至成功!

劲风掠过,强悍的一腿在元皓身上落下无数的口子,却没有一道口子是让元皓受伤的。此时的元皓虽然有些狼狈,但战力未失,些许披头散发的模样,却让他看起来更显得疯狂。

不管怎么说,独孤鸣的这一腿元皓算是应付过去了。

对于这样的局面独孤鸣并不满意,他心念一动,身形紧随而上,却是直接欺近元皓近身,突然给他来了一招“突如其来!”

这是近身肉搏的一招,双方距离极近,大开大合已然无能为力,全靠凌厉的短打来发动攻势。

一时间腿影如风,无数气劲骤然而发,却是如流星雨降临尘世一般,朝元皓劈头盖脸的打去。

元皓当下长笑一声,却是不慌不忙手中铜棍轻点,以棍为剑,却是依照太极剑中的圆转如意之念,将铜棍往独孤鸣的腿上缠绕上去。但听嗤嗤声响起,铜棍化作一道流光直取独孤鸣腔腹之位。独孤鸣没料到他行招居然如此怪异,迅即撤腿收招。

这下轮到独孤鸣有些狼狈了。他心中不忿,跃上半空,踢出降龙神腿其中一招“龙战于野”这一招比适才一招更快更狠更辣。

对付如此刚猛的腿招,元皓心知必须以柔制刚,遂不慌不忙运起太极剑,以云剑之势将独孤鸣的刚猛腿劲皆尽撇开引走。

独孤鸣长腿向前,顿觉自己腿上力道不断的泄去,前头竟然是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的可以着力之处。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独孤鸣对此吃惊不已。他仔细思索江湖上的功法情报,却发现没有一套功夫是如此这般舒缓绵密,如太极流转,自成一体混元。

当下两人错身而过,却再次得了一个谁也拿不下谁的平手之举。

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手,让独孤鸣越发的愤怒起来。当下他怒吼一声,身形纵上两丈之高,赫然催运十成功力,左腿微微一圈,右脚重重踢出降龙腿法所有招式中最霸道、利害的一式“亢龙有悔”!

刹那间,刺耳的呼啸声在整个山谷中响起,独孤鸣身边三尺内的一切都被这一脚所带来的能量风暴所掀起。一股强大的气势从独孤鸣的身上爆发出来,却是在眨眼之间汇聚于独孤鸣的腿上,形成了金光灿灿的龙头。

武道真意凝聚,战意化形!

独孤鸣的这一招可谓是以十分本事发挥出了十二分的威能。

“好!”元皓见状高声一笑,“这一招亢龙有悔想必是你最强的一招吧。既然如此,那我只要破了你这一招,你便算输了……”

“嘿,那也要你能够破的了才行啊!”对于元皓的话,独孤鸣微微一笑,却是分外不肯相信。

“那你就看着好了!”元皓轻啸一声,手中铜棍以极为威猛的气势打出,直接施展出了虎哮棍集中的杀招——群虎下岗。

一棍击出,虎啸声起,十余头白虎虚影骤然显现,俱是张牙舞爪的朝独孤鸣扑去。

这一击,群虎斗狂龙,正是龙争虎斗之局,也不知最后究竟是龙赢了,还是虎胜了。

众人只觉得一金一白两团光球狠狠的撞在一起,顿时爆出万千光华。

重庆五洲医院正规吗
哈尔滨市骨伤科医院
白癜风西安哪家医院治的好
柳州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内蒙古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