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神魔戮武 第一百一十章 剑冢混战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8:16

神魔戮武 第一百一十章 剑冢混战

黑刀自动,根本不需苏御掌控,刀剑齐攻下,他看起来危机重重,实则最为轻松,还有机会四处查看,随着他的观察,他也看清了,如今剑冢内

神魔戮武  第一百一十章 剑冢混战

,一共有着七名夺脉武者,猎首,天心无为,天心有愧,墨封极,陨天川,风羲,落城。

这七人落下不久,墨月家的六名红衣月卫,猎首手下的十名黑衣人,以及一些七月家的一部分分源武者也到了,但人数加起来不到三十人,不知道是在之前损失了,还是去了别处。

七名夺脉武者原本分为两个阵营,但现在都自顾自地向着剑冢中央冲去,目的明显是插在石台中央的战器,若不是那些鬼物拼死阻拦,这些人早就得到了石台上的灵锋了。

而不止落城不会被剑冢内的刀剑进攻,墨封极,天心无为等人同样不会被剑冢内的刀剑进攻,这刀剑针对的似乎只有苏御以及那些鬼卒鬼将。

苏御将目光转移到手中不断划出的黑刀之上,心思快速转动,现在他可以肯定,他身上发生的所有,一切只因黑羽鬼刀!

在他的感受里,也发现了一丝不寻常,就是与一开始相比,鬼刀舞动的更快,更霸烈了!

这黑羽鬼刀并没有施展出什么精妙绝伦的刀法,仅仅是粗浅地劈斩横掠,但剑冢内的刀剑却偏偏伤害不到苏御丝毫,他们身上就好像有一股吸力,不断让鬼刀砍中他们的刀身,而每当一把刀或剑断裂后,黑羽鬼刀的速度就会变得更快,劲道就会变得更沉!

“这些刀剑每当断裂时,似乎都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脱出,然后被黑羽鬼刀吸纳,这样的感觉,似曾相识。”

苏御意念一动,便明白了,是他在用精血孕养黑羽鬼刀的时候,那时候的鬼刀变得强大,与现在带个他的感觉如出一辙!

“这就是天品战刀吗?难道除了主人精血的孕养,还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变强?不对,如果可以的话,世间武者的观念中不可能只承认精血是晋级的办法,这到底是为什么?”苏御心头疑惑。

他所过之处,刀剑断裂,因为没有任何鬼卒的干扰,他的速度并不慢,与墨封极等人相差不了多少。

距离中间石台最近的,是风月家的长老,风羲,他一身风源凌厉万分,风刃划出,鬼卒斜裂,血肉飞洒,最主要的是,他的身法格外快速,超越墨封极等人一筹。

苏御挥手三刀,砍断三把剑刃,对于断月灵锋他不想要是假的,但如今的境地,比虎口夺食还要严峻,继续觊觎此锋难保不会将小命丢了。

他沉吟一会儿,便向后踏去,不料他刚有动作,鬼刀便猛地向前一伸,竟想拉着他前进。

“哼!”苏御手臂一震,强行一扭,黑刀发出一声不甘的鸣响,被插入刀鞘,不过他向后踏出的一步也变成了半步。

身周数十把刀剑插来,苏御挥手二式,赑屃袭杀,囚牛煞音!脚步一动,身法又开,嘲风隐遁使出。

身后的十几把刀剑被囚牛与赑屃之影撞开,他直接原路而返,其余刀剑纷纷落空。

在鬼刀入鞘的一刻,让苏御有些惊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些鬼卒竟然更加疯狂地冲击起了其他的武者,似乎不愿意看到苏御离开,另外一些鬼卒冲到苏御四周,手中兵刃砍向刀剑。

其趋势竟然是要在苏御身前开辟一条通往石台的道路!

看他们兢兢业业义无反顾的样子,苏御眨了眨眼睛。

“这是......这是什么情况?他们似乎很希望我掌控那断月灵锋!”其中关键他一想就通,他停下脚步,看着为其开道的鬼卒,有了深深的不解。

下一刻,一股强悍的气势从空中传来,一道将近二米的强壮身体从峭壁上重重落下,头顶双角,背生厉尾,手握七尺砍刀,在他身后,还跟着三名身材小了一号,但同样壮硕的鬼将。

轰的一声,他直接落到了十名黑衣人的战圈中,双足重重一踏,脚下地面轰然裂开,无数裂缝陡然延伸,向四面八方而去。

十名黑衣人乃是猎首的手下,皆在分源境界,他们配合默契,鬼卒无法近身,一旦遇到鬼将便一拥而上,直接击杀,因此伤亡较小。

但在这鬼物的威压下,其中几人竟然身躯一软,跑得较快的也被纷纷震慑。

“是鬼帅!”

“夺脉境界!”

墨封极,天心无为两声充满忌惮地话语传出。

鬼帅身后三名鬼将带着手下鬼卒冲向墨封极等人,而鬼帅铜铃般的大眼扫视一圈黑衣人后,狂吼一声,一道音波震荡而出,高亢刺耳,即便远方的苏御,依旧感到耳膜一痛,而在鬼帅周围的十人更是面色大骇,靠近的两人七窍内鲜血飙出,直接软到在地。

其余八人也是身体颤抖,反应过来果断飞窜,不过下一刻,鬼将再次往地面之上狠狠一踏,他们脚下的裂缝之中,无数沙土迸射而出,速度极快,撕风裂空,堪称最强的暗器,其中几人瞬间被穿成了筛子,鲜血爆洒,嘴巴微张,惨叫还没发出,便被沙土砸碎。

鬼帅的心思明显不在这几人身上,他看向离石台最近的风羲,爆发一阵怒吼,狂冲而上,在他所过之处,刀剑飞起,狂涌而至,距离石台越近,刀剑越是强悍,不过在这鬼帅面前,皆无法造成阻挡。

天心无为,天心有愧二人对视一眼,向着面色难看的猎首嘴唇微动,传音几句后不等猎首答应,就果断向着石台冲去。

七月家中,陨天川也不甘落后,墨封极则犹豫了一下,转身向着鬼帅迎去,而猎首看了一眼死伤惨重的手下,怒哼一声,算是答应了天心家两人的提议,对上鬼帅。

面临刀剑与两名夺脉高手,鬼帅的脚步终于受到阻挡,他狂吼之间,长刀劈砍,恐怖的气息向四面狂扫而去,然而猎首与墨封极两人都达到了四源夺脉的地步,实力不弱,强招挥手即出,三方打斗一开始就变得激烈至极。

其余的六名红衣月卫以及七八名分源境的武者则与鬼将鬼卒交战在了一起。

战况胶着,一片混乱,但在其中没有遭到过多纠缠,能有机会获得中心处灵锋的有五人,风羲,天心无为,天心有愧,陨天川以及苏御!

看到他们惨烈的争夺,苏御也动了,他飞快向着石台而去,头顶火军蚁跟随,如此良机,若不争一争,他如何甘心?本来若没有鬼帅,他获得灵锋的机会太小,但现在不同了,笼统地说,鬼帅也算是自己一方的人物,有了如此强援,七月家一方与天心家一方的人物大多都被牵制住了,他获得灵锋的把握大增,况且还不知道后续有没有其他鬼帅登场。

在他移动之间,鬼卒越发汇聚,此刻的他就好像一名鬼将一般,前呼后拥,一路冲过,黑羽鬼刀再次出鞘,犀利更胜以往,只有刀剑阻拦,根本不可能造成多大阻碍。

在他距离石台还有三四十米之时,风羲已经一步踏在了其上,在他踏上石台之刻,石台上,金光闪动,一股剑意凝而不发,似乎在等待冲天一刻!

鬼帅发出一声暴吼,招式逼命,墨封极,猎首二人强势以对,拼命阻拦,三方狂轰滥炸,衣袍撕裂,源力凶悍。

天心无为,天心有愧二人为夺灵锋,身法加快,手上也是不慢,两道源力化为一双磅礴掌印,向着风羲拍去。

陨天川目中精光一闪,毕竟同为七月家的人物,怎能容忍外人搅局?长袖一划,源力急卷,三道银锋出现于身前,锋痕如电,直奔天心无为二人,两者发出一招后不得不回身以挡。

风羲反身,双手一抬,怒掌排空,万钧力道硬抗来临双掌。

轰鸣过后,他毫发无伤,袖袍一卷,无边风力在这一挥之下狂暴而起,石台上黑雾散溢。

断月灵锋现!

刀长三尺有余,银白色的刀鞘上,雕镂着一轮金色的弯月,散发熠熠光辉,刀柄处弯月如钩,寒芒如刃。

“断月灵锋!”

“四品战器!”

数声惊呼,爆发更激烈状况,陨天川赶上天心无为二人,强势阻拦。

苏御快步疾行,却是赶不上风羲的动作,就在他距离石台还有十几米之际,风羲的手伸向了刀柄。

不料下一刻!一道怒喝传出!

“你敢!”

这声音一出,宛若天地轰鸣,如同奔雷一般在众人耳中炸开!

呼伦贝尔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呼伦贝尔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呼伦贝尔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宫颈炎方法
呼伦贝尔治疗宫颈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