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诛天凌九重 第一千零五十章 当真正的死亡降临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9:19

诛天凌九重 第一千零五十章 当真正的死亡降临

“天渊魔皇,是怎么死的……”熊总管两眼一凝,表情渐渐沉重,盯着任图影,再盯着任图影手中的剑,“难不成,难不成……哈,哈哈哈哈!”

突然的大笑声,仿佛撕开了夜色。

他身后的夜空骤然明亮,强大的气息从他目光中释放,空气中可见数道扭曲的痕迹。

他当然知道天渊魔皇是怎么死的,是死于大意!

所以他决定不再隐藏,必须得拿出全力一击制胜。

妖皇寝宫四周都有阵法,他并不担心在短时间内被外面的人发现里面的动静。

大金站到任图影身边,将天钟横于胸前,目光沉重的看着前方的熊总管,“影哥,小心了。”

熊总管的笑声来的突然,止的却更加突然,待他笑容收敛之后,他眼中有的只是浓厚的杀意。

他目光锐利的盯着任图影,像是一把无形的刀在空气中飞舞,令任图影脸颊刺痛,“没想到会是你,我怎么也不愿相信,但也不得不相信。”

“既然如此,我得认真。”

话音落下,熊总管便从原地消失不见。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任图影感到肚子上传来一股剧痛,一道拳形的虚影撕破他的衣服从后背飞出,整个身子向后凹去,却并未飞出,两脚像是在地里扎了很深的根,不移分毫。

熊总管的身形在任图影面前浮现,十分诧异的看着任图影,因为他刚刚并不是想攻击任图影,而是想先制服大金,毕竟对他威胁最大的还是大金体内的斗气星,但不知为何,离奇的是,在那一刹那却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吸扯过来一拳打到了任图影肚子上。

任图影脸色苍白,额头上全是冷汗,显然这一拳很疼。也幸好有朱天不古甲这一层防御,不然情况会更糟。

他仰起头,看着熊总管,淡淡笑道:“你的速度不够快。”

熊总管目光狠戾:“给我去死!”

熊总管正要再动手,不想紧接着又有一股巨大的斥力将他震开。

任图影飘然上前,手中长剑刺出,剑气纵横,直向熊总管咽喉,与此同时,十道红色的星光从剑身飘飞。

“剑啸雷霆怒!”

身在倒飞之中的熊总管见此心中大惊,忽然想起传言中说起过的天渊魔皇死前的场景,好像正是这一剑。

虽然任图影此刻发出的这一剑威力不可小觑,但熊总管完全有自信,这一剑要不了自己的命,而若是躲过,自己还会毫发无损,但是他又想起,偏偏就是这样的一剑干掉了修为高强的天渊魔皇。

所以,千万千万不可大意!

天渊魔皇当初或许就是因为大意轻敌,轻视了任图影这一剑,以为凭高超的修为能轻易接下,所以才落得那般悲惨的下场。

“哼!不自量力!”一念及此,熊总管浑身斗气狂猛升腾,强行从斥力中挣脱,准备避开这一剑。

“一寸,再加半寸,这个距离,可以的!”虽然任图影这一剑很快,天下间少有剑客能发出这么快的一剑,但熊总管还是有自信能躲过,最惨的结果,也不过是肩膀被擦伤。

“只要躲过这一剑,再趁机出手,动用全力,必然能一击干掉这小子!”熊总管心中似乎想到了任图影接下来的下场,不但如此,这一剑要怎么躲,躲过之后自己用哪一招一击致命,用几层的力量,他都计算的十分清楚。

面对修为比自己低了很多的对手,也能这般详细的计算,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谨慎小心,甚至有些多余。他也觉得,这应该是任图影的荣幸,修为低微,却让高手严谨对待。

拥有绝对的实力,再加上谨慎小心,蝼蚁岂有不死之理?

然而,世上有些事是注定的。

当真正的死亡注定会降临的时候,计算的再精准也躲不过。

因为死亡就是命运,没有谁能躲过命运。

一张凶狠的脸庞在熊总管背后的虚空中浮现,将他的肩膀紧紧按住,令他不能动弹。

“狼咒月?!”熊总管大叫一声,心中无比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匹恶狼会出现,而且他的出现并不是好事,反而是坏事。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狼咒月竟然会帮着外人。

只见狼咒月抓着熊总管的肩膀将他身体送向迎面而来的剑尖,没有丝毫手下留情之意。他修为比熊总管高出很多,自然能随意控制熊总管。

任图影虽也意外突发的变故,但仍是没有停手的意思。

但是狼咒月却在忽然之间改变了主意,猛然一脚踢开了任图影的剑。因为在那一瞬间他发现任图影的这一剑比表面上感受到的还要恐怖,那威力,甚至相当于禁技级别。

任图影一剑落空,却毫不拖沓,正要使用另一个断神朱天灭的剑招,这时狼咒月说道:“且慢!”

“狼总管,是你。”大金走了上来,两眼金光刺眼,沉厚的斗气散发,每走一步,他脚下地面都会龟裂大片。

他看着狼咒月,“看来今天得玉石俱焚。”

狼咒月连忙说道:“陛下,还请收回您的斗气星,微臣此来,并无恶意。”

“难道不是君爱莲派你来的?”

狼咒月将熊总管按在地上,“我是来杀他的。”

一闻此言,被按在地上的熊总管从愣神中猛地恢复过来,大骂道:“狼咒月,你这狗比东西!果真是狗比里钻出来的一条狼!你居然背叛娘娘!”

熊总管心里非常害怕,甚至快要绝望,他与狼咒月共事多年,自然深知狼咒月的可怕。

那些曾经被狼咒月干掉的人,只怕投胎几辈子都不会忘了那种恐惧。

狼咒月低下头,缓缓说道:“熊定山,你我共事多年,虽经常因为政见不合而争吵,但也算是相识一场,放心

,我会给你个痛快。”

“那就好。”熊定山闻言心中稍松,他不怕死,他怕的就是带着痛苦去死,冷冷的说道:“如果娘娘知道此事,你会不得好死,你再强,也不会是娘娘的对手。”

“这个你也放心,她不会知道,而等她知道的时候,或许已经晚了。”

熊定山:“呵,看来你隐藏的很深,很有把握。只是可惜了,要是早知有今日,我就不应该偷懒,如果我当初好好修炼,早已迈过那道门槛,也不至于被你杀掉。”

“可惜没如果。”狼咒月将手轻轻的按在熊定山后脑勺,略微停留一下便松开,看上去明明什么也没做,但当他手拿开的时候熊定山却已经毫无生息,瞪大双眼死去。

随后,狼咒月站起身,对任图影说道:“断神大人,毁尸灭迹就麻烦您来做了。”言讫,狼咒月转身离去,只是三步,身形便消失不见。

任图影愣了愣,然后看向大金。

大金眼中也是一片迷茫,更加懵逼,觉得今晚儿这事儿挺邪乎。

“影哥,你书读的多,你说说看,这是什么情况?”虽然很邪乎,但结果却是好的,这让大金心中放松下来,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问道。

任图影想了想,说道:“从他对我的称呼来看,应该是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其实任图影已经猜到一些大概,但有不十分确定,所以并未向大金说明。

就在这时,大林从后方摇摇晃晃的跑了过来,“靠,真是吓死老子了!那菊花眼怎么就如此不经打?真是垃圾,一下就被大狗兄干掉!”

大金郁闷道:“做为一个躲在后边看戏的,你不应该说这些话。”

……(未完待续。)

(本章完)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网上挂号
北京熙仁医院张晓丽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挂号费吗
北京熙仁医院赵颖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挂号费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