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符道巅峰第五百一十九章反杀

发布时间:2020-01-22 15:24:11

符道巅峰 第五百一十九章 反杀

“长生无界。剑临天下。”

不料就在石飞羽做好准备。激发体内源核与其同归于尽时。一道娇叱声突然从半空传來。

“什么。”

突闻娇叱。黑袍老者心中一惊。猛的抬头望去。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一把碧绿长剑。

剑光贯天彻地。带着无尽威压。轰的一声。将其死死钉在了石飞羽脚下。

突然的转变。让石飞羽心神微颤。怔怔的望着被钉死在自己脚下的黑袍老者。半晌未能反应过來。

换了一袭白纱长裙的东门凝珠。宛若九天仙女飘然降临。玉足轻轻的塌在其尸体之上。猛的一把将长剑抓起。冷哼道:“想动他先过了我这关再説。”

直到听见这番话。石飞羽才惊醒过來。劫后余生的喜悦中。望向身旁女子的目光。却是充满了古怪。

眼前的这个xiǎo妞看似柔弱柔弱。沒想到动起手來比自己还要狠辣。刚才那道碧绿剑光。直接穿透了黑袍老者的胸膛。将其心脏都是撕碎而去。

要知道那可是一位空玄境初期强者。在其周身时刻有着强大的源力防护。就算是自己也无法瞬间破除这种防护。

“沒事吧。”

也不见她有任何动作。手中长剑突然化作一道绿光消失而去。东门凝珠转身望着他。脸上凌厉杀气霎那消失。柔声问道。

“沒……沒事。”

随口答着。石飞羽心中却是摇了摇头:“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别看这个xiǎo妞现在一幅不染凡尘的圣洁模样。前一刻。可是连空玄境初期强者。都死在了她的手中。

虽然这位空玄境强者在大战中已被石飞羽用符咒重创。但那般强横修为。依旧不是寻常分神境后期之人能够对抗。

“长生无界。你修炼了长生诀。”

似是猛的反应过來。石飞羽突然双目圆睁。一脸震惊的问道。

先前东门凝珠出手时的怒叱。可是被他听得清清楚楚。也只有修炼过长生诀。才会拥有如此强横的威力。

“长生诀一直是师父未能完成的遗愿。所以我……我……”

仿佛感受到了他眼神中的一丝愤怒。东门凝珠黔首低垂。有着不敢与他直视。

修炼这种逆天功法。必须将长生剑引入体内。斩断生机。上一届长生殿殿主长孙怜。便是死在了这种功法之下。

虽然当时的情形长孙怜体内已经经脉尽碎。但也是修炼这种功法。才导致她提前陨落。其中之凶险即便不用多説。石飞羽也能明白。

若是稍有偏差。那把长生剑便会将修炼之人体内生机尽数带走。东门凝珠这么做。显然是冒着生命危险去完成自己师父遗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沒有去责怪什么。石飞羽凝视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妙龄女子。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个女人虽然只比自己xiǎo几个月。而她肩上的担子一diǎn都不比自己少。

长孙怜的死。长生殿的沒落。压在她心里。让她看上去都比以前憔悴了许多。

“多亏了你留给我的长生灵根。”

发现他并未责怪的意思。东门凝珠提起的心才放下。随之展颜轻笑着抬起玉手。替他擦了擦嘴角血迹。

不过这种举动。却让石飞羽有些尴尬。急忙岔开话題问道:“灰子呢。”

自从昏迷中苏醒过來。就沒有看到那只顽皮的猴子。先前忙于其它事情。也无暇理会。现在危机解除。石飞羽自然得把它找回來。

“灰子在你重伤昏迷时。前去跟踪下令追杀咱们的那个人。到现在还沒回來。”

玉手缩回。东门凝珠眼眸轻抬。似是也为此感到一丝担忧。

“丁鸿志。”

现在整个商丘都在暗潮涌动。随着拍卖会的结束。那些买到东西之人就以变成了猎物。而那些沒有得到东西之人。则在想方设法捕猎。

要知道这些世家公子xiǎo姐身边。可都带着空玄境强者。丁鸿志同样如此。万一灵猴灰子被他们发现。定会面临重重危机。第一时间更新

感受到他内心那份不安。东门凝珠急忙柔声安慰道:“别担心。灰子那么激灵。一定不会出事的。”

提及这个。石飞羽也就松了口气。以灵猴灰子的聪明。的确很难被人发现。

这个家伙有的时候甚至比修炼之人都要狡猾。再加上它拥有着七阶的强横实力。若是真的遇到空玄境强者。想要逃走也并非难事。

“先找个地方休息。等过两天再去找它。”

來自神魂本源的虚弱。让石飞羽恨不得立即躺在地上。但此地刚刚爆发了一场大战。若是附近有什么人经过。必然会前來查探。

到时候万一遇上什么对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又将陷入危险境地。

“有件东西要送给你。”

在石飞羽打算转身离开此地时。跟在他身后的东门凝珠突然将半尺高的水晶瓶子拿了出來:“我留着也沒什么用。就当是还给送我长生灵根的人情吧。”

目光仅是一扫。石飞羽脚步便猛然停顿。怔怔望着托在她掌心的水晶高瓶。惊愕道:“魔神幻雾。这件东西怎么在你手里。它不是……”

话至此处。却是反应过來。双眼微眯。石飞羽不由得满脸震惊:“在西兴城拍卖玄级武学的那个神秘人是你。”

脸上带着一丝迷人笑容。东门凝珠颔首而笑:“我在前來西部神域的途中。曾经在十万里丛林内遇到了一具骸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其身上发现了这部玄级武学无法修炼。所以就将它给交给拍卖会换些有用的东西。”

而石飞羽的嘴角却因此轻轻抽搐起來。这个xiǎo妞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随随便便就能捡到一种玄级下品武学。

不过仔细一想。东门凝珠在很穿十万里从里时。必然沒少遇到危险。而且一定是深入了那些连他都不敢进去的危险地带。

否则按照正常路线前行。又怎么会遇上什么骸骨。捡到玄级下品武学。

要知道在这条很穿十万里丛林的安全路线之上。几乎每天都有着强者來往。假如真的有玄级下品武学。恐怕早就落入了其它人手里。

目光惊愕。盯着装在水晶瓶内的魔神幻雾。石飞羽刚要摇头拒绝。东门凝珠俏脸微沉。猛的将这件东西塞给了他:“当我是朋友就收下。否则我立刻摔碎了它。”

张了张嘴。石飞羽刚要説些什么。东门凝珠却突然转身。从那位追杀而來的黑袍老者尸体上。将空间囊翻找了出來。

一番查看过后。才展颜轻笑道:“里面的东西还真不少。这下再也不用为开销发愁了呢。”

看來这个xiǎo妞从长生岛一路走到这里。沿途沒少吃苦。导致她现在恨不得把所有源币都据为己有。

望着站在面前。如同一个贪心女孩般的白裙女子。石飞羽心头暗暗感叹。这样的她虽然不在像以前那样。不食人间烟火。却令人感到真实。

仿佛被她那种迷人的笑容感染。石飞羽突然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拉起她的玉手快速向着峡谷外奔掠而去。

并未远离。就近找了一处隐秘的地方。从东门凝珠手里接过镜光神罩。将二人身形隐藏之后。便迅速打开了水晶高瓶。

当瓶盖被打开的一刻。一缕如烟似幻般般的薄雾缓缓从瓶口升腾而出。随即凝聚成了一幅人脸模样。冲着他们无声怒吼。

挥手将这幅薄雾汇聚的人脸打散。猛的将其压回了水晶高瓶。石飞羽却沒有去使用这种东西。

虽然心中有所不解。但东门凝珠跪坐在一旁却沒有多问。现在石飞羽神魂本源消耗过甚。不去服用魔神幻雾。自然是有着什么考虑。

手指轻轻敲击着瓶子。石飞羽突然眯着双眼笑道:“想不想把你拍卖出去的玄级武学拿回來。”

“嗯。”

鼻子里发出一道充满疑惑的声音。东门凝珠双眸轻抬。怔怔的望着他。却是沒有开口。

不过紧接着。她却从对方脸上察觉到一丝戏谑之色。心中稍加琢磨便明白过來:“你是想用这件东西……”

“这么好的机会浪费岂不可惜。”

笑着缓缓躺在地上。石飞羽顺势将头枕在了她柔软的大腿上。透过镜光神罩仰望蓝天。心里仿佛已经有了主意。

魔神幻雾虽然对自己來説有着一些好处。但这种东西对受伤的神魂体用处更大。魔天本就是一只残魂。若是能将它服下。实力必然会有所恢复。

这只狡猾的老魔头自从上次魂极塔吸收了大量妖灵本源之外。曾出手帮自己除掉了大长老石天武。便沒再露面。显然是遇到了什么难关。

于此自己浪费了魔神幻雾。不如让给老魔头。让他有所恢复。到时候行走在商丘。身边也多了一分保障。

至少在魔天实力恢复之后。再遇上带走梦雨的那两个家伙。石飞羽也不会束手无策。

但是在此之前。魔神幻雾放在自己手里还有用处。只要利用得当。完全可以把东门凝珠在拍卖会上寄售出去的东西弄回來。

任由他枕着自己双腿。东门凝珠似是知道这个家伙在想什么。绝美的脸颊之上。逐渐掀起一抹轻柔笑意。

云卷云舒。日升月异。时间悄然流逝。

而早已因疲惫陷入昏睡的石飞羽。却不知道身边女子害怕惊醒自己。这一坐就是两天。纹丝未动……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钱家驹
北京股骨头医院联系电话
安庆银屑病权威医院
海口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重庆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