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北站给水员每天浇灌270趟列车图世界和平

发布时间:2020-02-15 11:13:29

北站给水员:每天“浇灌”270趟列车(图)

550米的站台,每天他们要跑30个来回,一个月下来就是相当于20个马拉松。

270多趟列车,每天同他们擦身而过,可除家人,几近没人知道站台下的他们在忙什么。

他们就是车站里离我们最近、却最陌生的人列车给水员。酷暑里,补水的他们常常渴干嘴唇。酷寒里,汗水夹着冰水将棉袄冻在身上。时下,紧张劳碌的暑运工作正在进行,沈阳晚报、沈阳在铁路走基层时,走进了这群站台下的风景。

除家亾

没人知道站台下的他们

8月11日11时20分,从郑州开往哈尔滨的K927次列车正点驶入沈阳北站,列车将在此停靠10分钟。车上的人谁也没有注意站台下的轨道间,有一群人正在紧张地忙碌着,他们就是列车给水员。

张翔是沈阳北站整备车间的1名给水员。部队复员后,他被分配到北站,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6年。我们这活看似简单,但意义重大。张翔说,列车上洗脸、煮饭、泡面都离不开水,每次列车短暂的10分钟停留,张翔和他的同事们都要给列车加足水。

暑运的沈阳北站是劳碌的,全天24小时,最少要有270多趟列车在此停靠。张翔和同事们拖着沉重的大水管,沿着长长的站台来回奔跑,这已成为站台下一道不为人知的风景。张翔说,他们是与列车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只有家人乘车路过时,能透过车窗望望他们,但很难分出谁是谁。

折返站台

一个月跑出20个马拉松

一个站台的长度是550米,他们每天要在这个距离上跑30个来回,一个月下来相当于20个马拉松。

虽然时下已过立秋,但北站站台温度仍逼近40℃。见到张翔的时候,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衣背。夏天还好过点,最难熬的还是冬季。张翔说,给火车加水的时候,飞溅的水花常常打透他们的棉袄,零下30多℃的户外作业,常常是汗水夹着冰水,棉袄冻在身上,脱都脱不下来。

张翔负责的是一空,沈阳北站普速场最繁忙的站台。过往列车基本都是北上的长途列车,几近是一趟接着一趟。翻开了给水员的作业记录,看到午夜时分才是他们最忙的时候,常常清晨一点下到站台,要一直忙到清晨五点。不能上厕所、也不能喝水。张翔说,这群给列车补水的人,却成了最渴的人,夏天他们常常干裂嘴唇。

做给自己看的手势

时刻提醒安全

王新元是沈阳北站整备车间的值班主任,从给水员、值班员,再到值班主任,王新元在列车给水一线工作了12年。他说,除了脏、苦、累,给水员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危险。

给水员整日与列车擦肩而过,犹如终年工作在高压线上,随时都要保持警惕。采访中注意到,给水员们有一套自己的手势,犹如前年风靡的走起,即便是无人监督的情况下,每迈过一趟铁轨,给水员们也要做这套手势。我们是做给自己看,时刻提醒自己。张翔说。

王新元告知,当双向同时有列车进站时,如果不站在中间安全地带,很容易产生事故,而这个中间地点只有大约30厘米宽,给水员却不容踏出半步。采访中了解到,由于列车进出站都会鸣笛,给水员长时间工作在高压线上,因此这里的很多给水员听力上都有损伤。因需要机敏的反应,给水员很少有30岁以上的,因而一代又一代人前后更替着。

沈阳晚报、沈阳高级柳云松

见习李庆海通讯员刘祎

摄影王江

痛经气血虚弱证表现
子宫内膜炎怎么引起的
女性小腹部胀痛怎么了
白带多白带黄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